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田原,毕业于南京大学法律系,现为淮海明镜律师事务所注册主任,中国徐州国际商会副秘
书长,擅长刑事辩护、知识产权、投资咨询等诉讼、仲裁及非诉讼法律业务...更多>>
 
 
 
立法动向
理论探讨
 
 
数罪并罚条款如何准确适用
吉祥号码能否成为受贿罪对象
虚增空车重量多拉货物应如何定
收购人指定型号承诺收购如何定
醉驾后又致人轻伤行为定性
电瓶车致人重伤如何入罪
从本案看盗窃罪与诈骗罪的区分
理论探讨
 
"权力通吃"又一例,"罗彩霞事件"启示

 中考高考在即,《中国青年报》一篇“公安局政委女儿冒名顶替上大学”的报道再次牵动公众的敏感神经:高考的公正性如何保障?

  一个县级公安局政委可以接连闯关,一路绿灯通过中学、教育局、公安局甚至省级招考部门直至大学,把高考这么严格设计的制度玩于股掌,应该反省的问题又该列出多长的单子?

  “权力通吃”又一例

  就像“王帅帖案”、“躲猫猫”事件一经报道,相似的案件突然冒出一样,“假罗彩霞”恐怕也不是孤例。

  回到这个具体的案例,“偷梁换柱”主角的相关信息,给了舆论许多想象。根据湖南当地媒体的公开报道,王峥嵘2002年任湖南省邵东县牛马司镇镇长,2004年8月,从邵东县牛马司镇党委书记的位置调任隆回县公安局政委,2006年4月因经济问题被双规。2008年7月4日,王峥嵘被开除党籍。而王峥嵘的妻子在当地教育部门工作。而中国广播网的报道还披露,王峥嵘曾经在贵州开过厂,在当地人脉比较广。

  真“罗彩霞”现身后,王峥嵘承诺三五天就可以把她的教师资格证办好,并帮她进事业单位。权力制造了不公,败露以后仍然试图通过同样的权力之手摆平。

  在弱势一方那里,却是另一番模样。罗彩霞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现在自己最担心的是自己家人的安全。上次爸爸和王峥嵘等人到天津来,我心里很难受,他吃不下饭,吃饭时手都在哆嗦,一直说‘这事儿什么时候到头儿呀’。”

  在冒名顶替上大学的背后,是无视制度的“权力通吃”——只要拥有足够能量的权力,一切设计严密的制度堡垒都将是纸糊的玩意,别人的录取通知书既能轻松拿到,别人的户口亦能轻松迁走。红网的评论从事件的两端发出议论:大学的入学资格审查机制怎么了?

  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王峥嵘显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得颠覆多少制度和关卡,才能将成绩排列全班倒数10名内的女儿送进大学校门,这中间又有多少人被他“拿下”而充当了“劣币驱逐良币”的帮凶。公众渴望知道王峥嵘“冒名顶替上大学”运作的全过程,借此,违规者必须受到严惩,而制度漏洞亟须弥补。

  《中国青年报》昨天用一个整版对“冒名顶替大学事件”做了跟踪调查,事件牵涉到的湖南省邵东一中、邵东县教育局均称此事与己无关,公安局则称身份证和户籍迁移证上的公安局派出所公章为伪造,湖南省招生部门也没有给出明确说法,贵州师大也辩称录取程序正当合格。

  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每个环节都没问题,唯独结果“乾坤大挪移”!对于这种跨省区高考作弊事件,教育部有必要介入追查到底。是中学、教育局都被蒙在了鼓里,王峥嵘直接把湖南省招考办和贵州师大搞定,还是“流水作业”每一个环节都参与了造假?

  人民网的评论就此指出,在某种意义上,权力的异化与寻租或无可禁绝。我们最当警惕的,是权力网状寻租、系统地异化。我们不指望所有的公权都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但起码不能出现“万夫当关一夫随便开”之诡异。

  捍卫“中国第一考”的公平公正

  罗彩霞发现“惊天秘密”是偶然的,如果她不是去办理网上银行业务,如果她和王佳俊不都是师范生需要办理教师资格证,这么多的幕后故事还将被遮蔽。

  就如何杜绝腐败、捍卫“中国第一考”的公平公正,媒体纷纷提出建议。

  《新京报》的评论指出,在招生监督中,不妨引进异地监督和上级监督,打破地方力量的官官相护,同时,通过网络、报纸、广播、电视等方式,公布每所学校的招生进展和录取详情,并创造技术条件,方便每个考生获取即时信息。笔者曾多次呼吁,公示每个考生的信息时,在不涉及隐私的情况下,应尽可能全面,甚至包括家庭信息,由此极大程度地压缩造假、作弊、潜规则的空间。其次,从根源上看,权力对招考的侵蚀,是考试垄断与高校行政化的结果。考试的组织、招生的进程,由政府部门统一组织(这也被认为是近年来一些地方教育部门直接参与考试作弊的原因之一);大学的招生,不是由独立于行政的招生委员会按具体的教育标准公开透明的进行,而受到行政力量的左右,这为权力的运作提供了土壤,除了加强监督,必须从招考制度改革、大学管理改革着手加以综合治理。

  《南方都市报》则指出,现有的高招制度上是否可以考虑建一个全国联网的招生核查系统,高校是否也应进行必要的入校比对核查工作,共同提高冒名顶替的难度和风险系数,以彻底遏止这种不法现象。当然,这个前提还是,所有权力能得到有效监督制约,彻底消解“权力通吃”现象,不至于在各种权力狂欢中,制造更多的社会不公和底层沦陷。(记者姜锦铭)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CopyRight(c)2009 江苏淮海明镜律师事务所 www.hhmjl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9092466号
电话:0516-85585148 手机:(0)13003506679 邮箱:hhmj119@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