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田原,毕业于南京大学法律系,现为淮海明镜律师事务所注册主任,中国徐州国际商会副秘
书长,擅长刑事辩护、知识产权、投资咨询等诉讼、仲裁及非诉讼法律业务...更多>>
 
 
 
立法动向
理论探讨
 
 
数罪并罚条款如何准确适用
吉祥号码能否成为受贿罪对象
虚增空车重量多拉货物应如何定
收购人指定型号承诺收购如何定
醉驾后又致人轻伤行为定性
电瓶车致人重伤如何入罪
从本案看盗窃罪与诈骗罪的区分
理论探讨
 
湖南校车惨剧折射出行政监管与法律救助的双重缺位

14个未开的花蕾匆匆凋谢,让我们无比痛心、遗憾,但同时,本人也在想,像湖南校车事件的类似悲剧是否会重演呢?答案几乎是肯定的。因为现在内地农村类似的校车普遍存在,这样惨剧的发生就有其必然性。一是现阶段农村的幼儿园、小学教育软硬件条件决定的;二是农村幼儿园、小学很多是民间办学机构,其利益最大化决定其校车往往是报废车、改装车等“三无”车辆(无牌无证无保险)。除了上述的客观因素外,湖南校车的惨剧还反映出行政监管的缺位。首先从教育行政监管的角度看,教育主管部门应当对不论是公立或民办的学校的校车安全运行进行监督检查,有安全隐患的应及时的予以制止或排除,但教育主管部门显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过且过,所以从该事件可看出教育主管部门显有失职之嫌。其次从交通行政监管的角度看,交通管理部门把关不严,这样的“三无”车辆是没有路权的。发生事故的校车是由摩托车改装的,这就决定了其必然是三无车辆,而且也存在超载的问题,交通管理部门就这样视而不见吗?不知是一罚了之,还是有其他利益关系,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这不更是失职吗?

  另外,湖南校车的惨剧还反映出法律救济的缺位。在此事件中出现事故的车辆是运载小学生的,但值得关注的是,现在由于幼儿学前教育没有纳入义务教育阶段,农村几乎没有公办的幼儿园,有的只是民办私立幼儿园,而校车的包接包送几乎成了其不可或缺的吸纳生源的必要手段,但恰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其间隐藏着巨大的隐患。民间办学机构或许实现了利益的最大化,但面对校车运行中存在的巨大风险,其并不能承担起相应的责任。因为一旦出现事故,公办学校的校车由学校担责,学校不行,还有上级教育主管部门,而民办学校就不同了,其场地靠租用,老师靠拼凑,没有什么固定资产,往往也没有什么经济能力,这样的校车出事故,伤者的救助、死者亲属的安抚,民办机构怎能担责?要求教育主管部门担责又无法律依据,民办教育中的权利义务明显不对等。再从法律层面看,前些年为推动教育发展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及其《实施条例》对民办学校的门槛设置的是很低的,既没有明确其资产的规模,也没有像成立公司那样要求注册资金达到多少,这样当出现民办机构对受教育者的权益严重侵害时,就不能保证受教育者的合法权益得到法律上的必然救济。

  所以,本人建议相关行政部门切实履行自身的监管职责,完善相关制度并狠抓落实,务必使监管到位,不留盲区。在立法层面上,应对《民办教育促进法》进行修改,提高民办教育机构尤其是学前教育和小学教育民办机构的进入门槛,以保障受教育者的权益。

 

CopyRight(c)2009 江苏淮海明镜律师事务所 www.hhmjl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9092466号
电话:0516-85585148 手机:(0)13003506679 邮箱:hhmj119@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