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田原,毕业于南京大学法律系,现为淮海明镜律师事务所注册主任,中国徐州国际商会副秘
书长,擅长刑事辩护、知识产权、投资咨询等诉讼、仲裁及非诉讼法律业务...更多>>
 
 
 
立法动向
理论探讨
 
 
数罪并罚条款如何准确适用
吉祥号码能否成为受贿罪对象
虚增空车重量多拉货物应如何定
收购人指定型号承诺收购如何定
醉驾后又致人轻伤行为定性
电瓶车致人重伤如何入罪
从本案看盗窃罪与诈骗罪的区分
理论探讨
 
公平正义让拆迁从法理上回归正轨

摘要:城市建设要推进,必然会有拆迁,拆迁本身不是魔鬼,甚至是利国利民互惠共赢的天使,但是强制拆迁却被各类媒体描绘成了魔鬼。本文深入分析,发现由于拆迁制度和土地出让制度的设计缺陷——里面隐含了一个扭曲的市场机制,导致这两个制度在执行中官商勾结异化成为了魔鬼,加上近年来有些地方政府因工作失误在民众中公信力的丧失,属地群众对政府的不信任又强化了各类媒体的魔鬼描绘。今天,中央政府要求从上到下要与既得利益集团、贪官污吏、部门利益划清界限回到法制的轨道,创新拆迁制度和土地出让金制度,规范拆迁程序,让拆迁和土地出让回归天使本质。拆迁目前是个热门词汇,而且和暴力、强制、弱势群体、血案、非法等血淋淋的词汇联系在一起,强制拆迁甚至已经被妖魔化了。实际上城市建设要推进,必然会有拆迁,拆迁本身不是坏事,甚至是利国利民互惠共赢的好事,是天使。但是我们的有些地方政府面对拆迁有着无穷的苦恼,面临社会发展与社会稳定的两难选择。我们的《拆迁条例》也进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进,无法进入土地财政的禁区;退,无法直面自焚频发的社会处境。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两难的局面呢?面对这一切,地方政府怎样才能让拆迁从魔鬼回归天使呢?

  一、征地拆迁和土地出让金的天使本质

  强制拆迁和土地出让金的法理依据在哪里?本质是什么?不说大多数普通老百姓和官员搞不清楚,就连我国经济学界著名的权威专家学者中央党校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教授都搞不清楚。周教授在“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与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中挪国际论坛上表示,土地出让金实际上是从农民手中低价强征土地后高价倒卖,应加快土地财政的改革,废除土地出让金制度、废除目前土地强制征用的制度。我认为他这个观点简直是胡扯,不符合公平正义原则,也不符合基本的经济规律,强制拆迁和土地出让金是有法理依据的。

  1、强制拆迁与土地出让金的法理依据

  土地资源是全民所有,谁占有就归谁所有是一种强盗逻辑,不符合马克思主义,也不符合人生来平等西方普世价值思想。应该说一个国家一切自然资源都应该是这个国家全体人民所有,现在中国最大的分配的最大不公平就是因为资源占用的不公平,资源占有人暴富是对其他的中国人最大的不公平。中国现在拆迁制度已经让少数占地农民或居民暴富了,不强制拆迁就会更加让少数人暴富,特别是让敢于向政府敲诈勒索者暴富,是让90%以上中国人白白出让自己财富。现在土地出让金制度没有问题,而是土地出让金用途出了问题,强制拆迁制度本身也没有问题,实际上地方政府有些官员充当开发商的打手才出了问题。还有拆迁户的土地升值,是全国纳税人财富转移的结果,是全国人民投资在城市里修街道、修地铁等基础设施的结果,何况政府拆迁补偿标准比之前房屋价值高得多。让拆迁户独自占有靠纳税人钱投资导致资产升值的财富是对公平正义的亵渎,我们90%以上得广大中国农民还渴望着被强拆呢!

  2、规范土地出让金的用途加强土地出让金的天使本质

  土地出让金的合理合法的用途有三:一是补偿征地拆迁,二是用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三是补贴老百姓购置住房。补偿征地拆迁和用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政府一直都是这么做的,这里就研究了。用于补贴老百姓购置住房还处于探索阶段,在这里就深入研究一下。一是土地资源是全体人民的资产,全体人民就应该都有权利都享受城市土地升值带来的财富。怎么让普通老百姓享受到城市土地升值带来的财富呢?一是控制房地产开发商的暴利,增加土地出让金的收入。现在中国房地产商一年赚1万8千亿垄断利润,要打破垄断就要让地价高涨,变土地紧缺供应为宽松供应,控制房地产商的利润。具体方法就是定一个很高的地价,在这个价格上土地供应数量远大于需求数量,使房地产市场充分竞争,使得房地产的利润只有1800亿元。使得在一线城市地价占房价的比例达到70%以上,在我国一线城市的建筑成本只有房价的10%的情况下,把开放商的利润控制在20%,这样全国的土地出让金收入就能超过3万亿元,房价还没有明显的上涨。二是建立完善自住房购置补贴制度。新增1.6万亿出让金加上原来0.5万亿元的经济适用房、廉租房政府补贴,政府将有2万亿资金补贴老百姓自住房购置,每个人按20平方米补贴,每个城市补贴标准都不一致,根据自己城市的房价确定。假设1万亿用于一线城市,每人补贴20万,每年可以解决一线城市500万人自住房问题。5千亿用于二线城市,一人补贴5万可以解决1000万人自住房问题。5千亿用于三线城市,一人补贴1万元,可以解决5千万住房问题。一年就解决6500万人的自住房问题。现在中国还有多少人没有房子住,一年解决6500万人,20年就可以结局13亿城市人口住有所居的问题,可以说解决全体中国人住有所居问题一点都没有。

  二、制度的异化让天使变成了魔鬼

  ⑴征地拆迁和土地出让金制度的异化。现在的征地拆迁和土地出让金制度执行已经偏离了起本质,现在的征地拆迁与土地出让金制度让征地拆迁成为了政府官员、开发商、拆迁户的“分赃”盛宴。我网上一个朋友给出这么一段经典的分析:在这个拆迁分赃盛宴中,谁受了益?谁受了损?出售地的被拆迁方得到了一大笔补偿款,拆迁公司获得了利益,政府获得了低价购进,高价卖出的暴利差价,地产商开发后也获得了暴利。由此看来,这几方都是拆迁的受益者,所谓的双赢或多赢,那为何拆迁方和被拆迁方还为此打得头破血流,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一句话:利益分赃不均;都觉得对方动了自己的奶酪、分了自己的蛋糕。总得有一个利益的受害者,那这冤大头是谁呢?就是为求一间蜗居间的普通老百姓,他们分赃就是分的本该用于补贴老百姓购置住房的那部分土地出让金。

  ⑵征地拆迁和土地出让金制度异化的原因。就是因为征地拆迁和土地出让金制度中隐含了一个扭曲的市场机制导致了征地拆迁和土地出让金制度的异化。从征地拆迁到建房销售给购房者需要经历征地拆迁、土地出让、开发建房、房屋销售四个过程,这四个过程都不属于真正自由竞争市场行为,政府的强制拆迁和土地出让属于行政垄断行为,开发建房和房屋销售属于企业垄断市场行为。政府的拆迁价格补偿行为属于单方面定价,没有市场选择过程,无法达到让所有拆迁户满意的结果。土地出让中政府为了卖高价,就造成了土地限量供应,利用稀缺资源推高土地价格。开发商利用手中稀缺土地资源又形成城市房源供应市场的寡头垄断,使得建筑商与购房者都处于不利市场地位。政府参与的征地拆迁、土地出让过程中,拆迁户和开放商都处于极其不利的地位。由于拆迁户利益分散,不易抱团,结果就导致了部分拆迁充当钉子户来追求拆迁补偿的最大利益。开发商由于利益集中,他们往往可以通过收买代表政府利益的官员实现低价拿地。本来公众利益是由政府代表的,也就是政府利益是与公众利益时一致的,政府利益又由官员具体代表,但是官员利益与政府利益没有必然联系,相反官员还可以通过出卖政府利益换取个人私利,这就是官商勾结的根源,腐败的根源。所以征地拆迁和土地出让中只表现为拆迁户与政府对抗,而开发商却与政府和和气气。从征地拆迁、土地出让、开发建房到房屋销售四个过程中,最有利的是开发商和腐败官员,最倒霉是购房的老百姓,对抗最激烈是政府与拆迁户。⑶强拆都会被各类媒体描绘成魔鬼的原因

  征地拆迁实际上只是一群强盗的分赃盛宴,拆迁户也就是分赃的强盗中比较弱小的一个而已。但是为什么只有政府和开发商的强拆行为被各类媒体描绘成魔鬼呢?而同样贪得无厌的拆迁钉子户却成为媒体和老百姓同情的对象呢?其实媒体责难并非仅仅是拆迁事件本身,群众不分青红皂白地同情“钉子户”的背后还包括政府公信力的极度缺失,群众对政府极不信任。群众的反感是平时积累的,拆迁只不过是在某些事件发生后找到了渲泄的途径和载体而已!因此,媒体批评的不仅仅是强拆的背后的官商勾结,贪污腐败,还包括三公消费、跨省抓捕、周老虎事件等政府公信力缺失的问题。

  三、让拆迁与土地出从魔鬼回归天使

  1、反腐倡廉重树政府公平正义的形象

  现在网络媒体、老百姓已经把政府等同于既得利益集团、贪官污吏、部门利益的代言人。因此我们的人民政府必须站出来与这些反人民、反社会公平正义的个人与集团划清界限。

  一是与既得利益集团划清界限。我国最大的既得利益集团就是集中在石油、通讯、金融、电力、运输等行业的国有垄断企业的经营管理层。我们一直有一个错误的观念,就是这些垄断性的国有企业是国家安全的保证。而实际上国有企业赚钱时往往是少数利益集团的摇钱树,亏本时就是党和政府的负担。比如:前中石化董事长陈同海贪腐受贿2亿,而且每天还消费4万元,原中国移动四川省级公司经理就能贪腐受贿20亿,我们的国有资产就成了这些人的私产。原来粮食、供销、物资等国有企业经营不善,亏本了,最后都成为了政府的负担。因此我们的党和政府必须与既得利益集团划清界限,对垄断利益集团要坚决反垄断。我们不与垄断利益集团划清界限,人民就是把人民政府当做利益集团的代言人。

  二是与贪污腐败分子划清界限。腐败分子没有党性修养,目法无纪,一副“我的地盘我做主,谁反对我谁倒霉,你影响我一阵子,我就影响你一辈子”的霸王作风。与党和政府的三个代表的思想、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是格格不入,心中没有老百姓。所以党与政府应该与贪污腐败分子划清界限,对他们要应惩尽惩,杀一儆百,你敢腐败、不作为,我就查处你、惩罚你,并以你为反面材料,让你遗臭万年。同时,党和政府的领导干部又要通过学习培训,提高党性修养,树立和坚持正确的事业观、工作观、政绩观,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以人民满意为标准,树立起党与政府公平正义的形象。

  三是与部门利益、小团体利益划清界限。当前,我国是那里污染最严重,那里的环保局就最富有,那里伪劣商品最多,那里的质监部门的日子就过得最舒服,那里的安全事故最多,那里的安监局效益就最好。这些不正常的现象,就是党与政府的领导干部没有与部门利益、小团体利益划清界限的结果。与部门利益、小团体利益划清界限是最难的,垄断利益集团、贪污腐败分子已经是人人喊打过街老鼠,与他们划清界限不难。部门利益与小团体利益都以集体利益作掩护实现个人私利,蒙蔽性很强。有些领导干部就曾公开宣称,个人不能弄虚作假,要讲诚信,但是为了本地利益、为了本单位的利益,可以弄虚作假,可以不讲诚信。然而,部门利益、小团体利益的本质也是通过危害社会利益,老百姓利益达到个人非法利益,也会对党与政府的形象造成伤害。因此,我们的党与政府也必须与部门利益、小团体利益划清界限。

  2、创新拆迁制度维护社会公平与正义

  ⑴创新拆迁制度和土地出让金制度。征地拆迁和土地出让金制度的之所以异化就是因为征地拆迁和土地出让金制度中隐含了一个扭曲的市场机制。因此,要让征地拆迁和土地出让金制度回归天使的本质,就必须创新机制消除征地拆迁和土地出让金制度中隐含的扭曲市场机制。一是在征地拆迁中给拆迁户多一个选择,就是让拆迁户有优先购买自己原来所有的土地,只要拆迁户给政府支付土地出让金和拆迁补偿费差价后就可以优先拥有这块土地的开发权,他们既可以出让,也可以自己委托别人开发。二是改革土地出让金制度,改变原来先控制土地出让数量,在确定价格模式,改为先定一个科学的价格,土地敞开供应,从而打破垄断,还房地产市场自由竞争环境。通过这个两个制度创新既让拆迁户无话可说,也让腐败官员与开发商失去了勾结的基础。

  ⑵规范拆迁和土地出让的程序。首先要从公平正义出发,确定一个让合情合理合法拆迁补偿标准。这个标准就是在拆迁前价值基础上适当提高一些,让80%以上老百姓愿意领取补偿金主动拆迁。其次,对于不愿意拆迁的业主, 让他们行使优先购买权。对于既不肯拆迁,又不愿意行使优先购买权业主就可以认定为敲诈勒索钉子户,实行强制拆迁。最后碰到极少数人疯狂地敲诈勒索,政府并不应该冲到前面,而是可以借助法律的途径去实现“强拆”。

  3、让媒体成为天使公平与正义之剑

  现在我们很多官员害怕媒体,得了网络恐惧症。其实网络不是什么洪水猛兽,相反是公平正义之剑,只有违法乱纪的官员才怕网络,只有社会黑恶势力才怕网络,网络应该是政府实现公平正义的武器,是公平正义之剑。在强制拆迁之中,只有侵犯了公共利益的官商勾结的官员和开发商才害怕网络监督,只有对政府合法强制拆迁的进行敲诈勒索之徒害怕网络曝光。对于真正为人民服务的人民政府来说,网络是我们最有力的武器,而是官商勾结者和敲诈勒索之徒的梦魇。因此,我们在强制拆迁时要主动邀请媒体参与,特别是网络媒体的参与。让官商勾结者和敲诈勒索之徒暴露在阳光之下,让他们在人民公平正义的唾骂口水中淹死。让我们挥动公平与正义之剑,捍卫社会法律、道德及其他一切公平与正义。

 

CopyRight(c)2009 江苏淮海明镜律师事务所 www.hhmjl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09092466号
电话:0516-85585148 手机:(0)13003506679 邮箱:hhmj119@126.com